【琴赤赤琴无差】

 上个月的flag。。。。


江苏高考:车辆与时代的变迁

一辆辆汽车飞驰而过,反光的车身放射过的一道道刺眼的光刺痛了赤井探员还未睁开的双眼,五彩斑斓的霓虹恶魔张牙舞爪的飞驰在城市的黑夜里。

已经是晚上了吗?微微上扬的眉梢带着几分意外。

终于结束了。

我为什么会答应朱蒂来看这种无聊的保时捷车展,雪弗兰爱好者的赤井探员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然后转身为同事拉开了出租车前座的门,然后绅士地关上并道了一声晚安。

回忆起这三四个小时的走马观花,出来记住了一两个性感车模略有姿色的脸外,好像,什么都没记得。

不过,好像没有看见gin家的宝贝老爷车一款...

清明。练习

关于sana小姐姐


图片转自微博,见水印


上一季的时候对sana一直莫名好感,虽然她并不是很漂亮。作为一个朋友她很真诚,第一集的时候对eva之后对isak,毫无疑问她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古兰经》中说男人同男人同寝,像同妇女同寝一样,两人都做了可憎的事,必须处死。但是她没有因为自己的宗教信仰去恶意伤害他人在她知道isak性向的情况下,也没有去告诉他应该去做什么,而是从一种人道主义的方面告诉他宗教不是伤害他人的借口。恐惧才是。她的冷静,平和,使我看到了一个虔诚的宗教徒该有的样子,尊重生命,尊重人性

一年前我在厦门的每个沙滩上写你的名字,如今我只是笑着将照片从相机里删除。

呵呵,照片好多删的好累......

DID YOU LOVE ME?

YES

DO YOU STILL LOVE ME?

GONE.......

那个往毛巾上吹了一口寒气然后想给狼叔冷敷的妹子的动作,像极了当时吹口寒气帮狼叔冰啤酒的bobby

突然想到,老狼的女儿喜欢戴墨镜...我似乎知道了什么

短篇


冬天的东京没有莫斯科的干燥,没有格陵兰岛的凛冽。倒是有几分大西洋暖流带来的温暖。空气中突如其来的湿度使赤井秀一猛地惊醒,耳边的轰鸣声让他反应过来,他这是在飞回纽东京的航班。

赤井从机窗向外望了望,刚才梦中的场景太过真实,让他一瞬间有了回到过去的错觉——他甚至又一次感觉到了那个人溅到自己脸上的血的温热。

终于,几近周折后,他又回到了这个国家,这座城市。他看了看漆黑的机窗上倒映出的自己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我回来了,亲爱的宿敌.......恋人先生。他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

随着飞机轰鸣声的消失,当赤井发现周围的语言不再是英语时,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踏上了日本的领土。赤井开着James...